搜索
搜索

上市公司重整与重大资产重组同步实施挽救模式 | 省高院公报案例

  • 分类:律师普法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2-11-04 16:36
  • 访问量:

上市公司重整与重大资产重组同步实施挽救模式 | 省高院公报案例

  • 分类:律师普法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2-11-04 16:36
  • 访问量:
详情

案例提示

 

鉴于破产案件一般均伴有案件复杂、周期性长等特点,但大多数进入破产重整的企业又急于通过重整方式获得企业新生,如果破产程序能够结合重整、预重整、资产重组等同时同步进行,司法程序与行政程序、监管部门又能够有良好的配合,则可很大程度上提高效率。

江苏舜天船舶股份有限公司破产重整案既是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和证监会之间会商机制的首个案例,同时也是上市公司重整与重大资产重组并行的首个案例,对市场意义重大。

 

案件概述

 

受航运、船舶市场持续低迷和经营管理不善的影响,舜天船舶公司自2014年起出现巨额亏损,2015年公司股票被处以“退市风险警示”特别处理,公司经营持续恶化,负债80亿余元。

2015年12月22日,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南通崇川支行向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对舜天船舶公司进行重整,理由是舜天船舶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现有资产已不足以清偿其全部债务。

2016年2月5日,南京中院逐级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批准,依法裁定受理舜天船舶公司破产重整一案。

 

案例原文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公报》2018年第1辑(2018)参阅案例6

 

江苏舜天船舶股份有限公司破产重整案

 

     号:(2015)宁商破字第26号

     由:申请破产重整

审理法院: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结日期:2016年10月24日

 

裁判摘要
 

江苏舜天船舶股份有限公司破产重整案系上市公司破产重整与重大资产重组同步实施的案件,在破产司法实践中启动最高法院与证监会会商机制。重整与重大资产重组程序并行,对内需要解决重整状态下公司治理结构问题;对外需要协调司法程序与行政程序之间的冲突。通过会商机制形成并购重组专家咨询委员会意见,法院在参考该意见的基础上裁定批准重整计划。

 

正文
 

申请人: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南通崇川支行,住所地在江苏省南通市跃龙路100号。

被申请人:江苏舜天船舶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在江苏省南京市雨花台区软件大道21号。

 

2015年12月22日,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南通崇川支行以被申请人江苏舜天船舶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舜天船舶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现有资产已不足以清偿其全部债务为由,向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南京中院)申请对舜天船舶公司进行重整。南京中院依法组织召开听证会对重整申请进行了审查。

 

南京中院经审查查明,舜天船舶公司于2003年6月设立,公司经营范围主要包括船舶与非船舶交易等,实际控制人为江苏省国信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2011年8月,舜天船舶公司股票在深交所挂牌交易。近年来,受航运、船舶市场持续低迷和经营管理不善的影响,舜天船舶公司自2014年起出现巨额亏损,2015年公司股票被处以“退市风险警示”特别处理,公司经营持续恶化,负债80亿余元。

 

南京中院认为,舜天船舶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现有资产不足 以清偿全部债务,已发生重整事由。2016年2月5日,南京中院逐级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批准,依法裁定受理舜天船舶公司破产重整一案。

 

因舜天船舶公司资产效能低、债务重、施救时间紧,以往的上市公司重整后再实施重大资产重组模式已难以满足舜天船舶公司再生需求。有鉴于此,本案采取重整与重大资产重组同步实施挽救模式。2016年4月28日,经管理人授权,舜天船舶公司召开董事会,审议通过重大资产重组议案。之后,管理人制定舜天船舶公司重整计划草案会商讨论稿,并将重大资产重组方案纳为重整计划草案中经营方案的主要内容。重整计划草案主要内容:剥离原有资产、注入优质资产、保护经营性债权人在重整程序中不受损失、通过公司资本公积金转增股票清偿剩余未能以现金清偿的普通债权等。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上市公司破产重整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以下简称座谈会纪要)第八条的规定,重整计划草案涉及证券监管机构行政许可事项的,受理案件的人民法院应当通过最高人民法院,启动与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的会商机制。即由最高人民法院将有关材料函送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安排并购重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对会商案件进行研究。并购重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应当按照与并购重组审核委员会相同的审核标准,对提起会商的行政许可事项进行研究并出具专家咨询意见。人民法院应当参考专家咨询意见,作出是否批准重整计划草案的裁定。2016年7月15日,南京中院启动会商机制。

 

2016年9月7日,管理人将重整计划草案提交南京中院。9月23日,舜天船舶公司召开第二次债权人会议。债权人会议对舜天船舶重整计划草案进行了审议表决,担保债权组、税款债权组、普通债权组均表决通过了重整计划草案。同日,舜天船舶公司召开出资人组会议暨临时股东大会,会议审议并表决通过了重整计划涉及的出资人权益调整方案及重大资产重组全部有关议案。9月26日,管理人向南京中院申请裁定批准重整计划草案。

 

南京中院认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以下简称企业破产法)规定,重整计划草案由债权人会议分组表决;涉及出资人权益调整事项的,还应当设出资人组,对该事项进行表决。各表决组均表决通过重整计划草案后,还应提交法院审查,由法院裁定批准。即重整计划草案批准程序为“会议表决+司法裁定”。依照《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的规定,上市公司进行重大资产重组,应当由董事会依法作出决议,并提交股东大会批准。证监会依照法定条件和程序,对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申请作出是否核准的决定。即重大资产重组程序为“内部决议+行政许可”。当重整程序中同时启动重大资产重组时,则存在“会议表决”“内部决议”的公司内部治理结构冲突与“司法裁定”“行政许可”的外部监管权力冲突。

 

一、关于上市公司治理结构与管理人管理模式的调和

 

依照企业破产法规定,重整中的企业管理模式分为管理人管理模式债务人管理模式两种管理模式的区别在于企业经营控制权的归属不同,分别由管理人和债务人行使,并相应地负责制作重整计划草案。企业破产法规定企业重整期间是以管理人管理模式为原则,实践中绝大多数上市公司重整也都是采用这种模式。因重整与重大资产重组程序并行操作复杂,故舜天船舶公司重整案采取了管理人管理模式,由管理人负责制作重整计划草案。

 

管理人在接管公司财产和营业事务后成为公司内部治理的机关,负责开展公司重整工作。但是我国公司法、证券法在对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有关决议等问题作出规定时,假设前提是企业正常存续状态,未对破产状态下作出例外规定。实践中,证券监管机构依照《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规定,要求上市公司即使在重整程序中进行重大资产重组,也应当由董事会依法作出决议,并提交股东大会批准。因此,倘若取消上述上市公司原意思机关也将影响在重整程序中启动重大资产重组。

 

为此,本案在管理人负责模式下,采取由管理人负责协调、处理债权审核、资产调查、衍生诉讼推进、信息披露、重整计划草案制定等诸多法律事务。同时兼顾保留公司原意思机关的必要性,由管理人聘请原经营管理层继续负责公司日常经营,授权董事会审议通过重大资产重组议案,并提交出资人组会议暨临时股东大会表决。

 

二、关于最高人民法院与证监会会商机制的运行

 

为解决重整与重大资产重组并行过程中司法权与行政权协调问题,座谈会纪要建立了最高人民法院与证监会的会商机制

 

因会商需要时间,为保障重整程序在规定的期限内顺利推进,本案在重整计划草案提交法院之前两个月即启动会商机制。依照企业破产法规定,法院在收到重整计划草案之日起三十日内应召开债权人会议进行表决。管理人或债务人应自草案通过之日起十日内,向法院提出批准申请。法院应自收到申请之日起三十日内裁定是否批准。即法院在收到重整计划草案之日起至裁定批准之日最多七十日。故若在重整计划草案提交法院之时或之后再启动会商机制,时间上难以满足会商需要。

 

依照座谈会纪要规定,法院应当参考专家咨询意见,作出是否批准重整计划草案的裁定。为避免重整计划草案表决通过后,专家咨询意见认为需修改或否定重大资产重组方案,造成重整程序拖延乃至未获批准,本案早在重整计划草案提交法院之前即将会商材料通过最高人民法院函送证监会,希望在重整计划草案表决之前能够收到专家咨询意见。专家咨询意见出具在前,有利于重整计划草案在制定和表决前及时修改调整,即使重整计划草案未获表决通过,因专家咨询意见仅作为参考,并不能代替行政许可决定,故不会造成行政许可事项未执行的后果。但因会商意见出具时间不确定,为不影响重整进程,管理人依法向南京中院提交了重整计划草案。在重整计划草案表决通过后,2016年10月22日,南京中院收到证监会并购重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出具的专家咨询意见。

 

经审查重整计划草案并参考专家咨询意见后,南京中院认为重整计划制定、表决程序合法,内容符合法律规定,公平对待债权人,对出资人权益调整公平、公正,经营方案具有可行性。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八十六条第二款之规定,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6年10月24日作出(2015)宁商破字第26号之四裁定:

 

一、批准江苏舜天船舶股份有限公司重整计划;

 

二、终止江苏舜天船舶股份有限公司重整程序。

 

案例报送单位: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成员:胡道才、沈湧、荣艳、黄建东、蒋伟

报送人:王静、黄建东、蒋伟

审稿人:吕娜

 

 

 

 

本案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2013修正) 

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2014修正) 

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2016修订) 

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  第86条2款

 

同案由其他重要案例 (点击查看)

 

1、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两起破产审判典型案例之一:海南中航特玻材料有限公司破产重整案

2、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破产审判十大典型案例之五:某驾校破产清算转重整案——强制裁定批准重整计划草案充分保护各方合法权益

3、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2021年度十大典型案例之六:某(青岛)置业有限公司破产重整案——以破产重整方式盘活企业资产实现高质量发展

4、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破产审判十大典型案例之四:某信息技术公司重整案——简易重整机制快速拯救中小微企业

5、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布11个助力中小微企业发展典型案例之三:某信息技术公司破产重整案——快速重整促进企业重获新生

6、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区人民法院发布2021年度破产十大典型案例之二:懋光实业(苏州)有限公司破产重整案

7、重庆破产法庭发布2021年十大典型案例之六:重庆新氟科技有限公司破产清算转重整案

8、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布5起发挥破产审判职能优化营商环境典型案例之一:湖北华奥安防科技运营股份有限公司执行转破产重整案

 

 

 

 

关键词:

咨询电话:400-010-6099

咨询电话:400-010-609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京财富中心写字楼A座0708      Add:0708 Office Tower A,Beijing Fortune Plaza,7 Dongsanhuan Zhong Road,Chaoyang District,Beijing,China

CopyRight © 2022 北京汉腾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京ICP备2022006470号-1

CopyRight © 2022 北京汉腾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京ICP备2022006470号-1

这是描述信息

扫描二维码

关注我们

客户留言